首页 > 本站资讯 >新闻内容

APP开发,找优联互通!力求每一款产品都展现出理想的状态

2021年04月15日 10:12

“开发一个商城APP要多少钱?都包含哪些费用?”对于大部分打算开发APP的人来说,这个问题应该是最关心的问题了。这也是情理之中,从用户的角度出发,最关心的问题肯定是跟钱有关的问题了,只有知道开发费用以后,心中才能有一个答题的预估,知道自己的资金是否足以支撑整个开发。

但是,关于APP开发的价格往往也是最难以确定的,如果你去问市面上那些大型的、靠谱的开发公司,他们都是要先问你的需求,然后才能给出报价。这个时候给出的价格也往往只是个预估价格,具体的价格还需要等功能确定下来以后才能确定。


直接说价格的不一定是好公司

这个时候,一些心急的用户就会不耐烦,甚至会想:我只想要一个具体的报价,你们却让我加产品经理,是不是想给我推销产品?想坑我?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我再换家公司问问。然而,结果还是一样的。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呢?是不是这些公司不够专业呢?答案恰恰相反,没有直接给你报价,反而说明这个公司是比较专业的,那些直接给你报价的,才是皮包公司!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看我来给大家分析一下原因。

对于一些劣质的小公司来说,直接给你报价,并且报一个对你充满诱惑力的价格,可以提高他们成交的几率,但是客户的利益是无法得到保证的。举个例子,之前有个客户想做商城APP,他在网上咨询了几家APP开发公司,很多都是需要他先提供开发需求,才给报价,要么就是直接说五万起步。唯独有一家公司,只是简单的在电话里问了下他的需求,就说三万块就能做。客户在选择了这家公司之后,打了预付款,销售人员承诺25个工作日交付。


这一切看似没有什么问题,价格也很合适。但是在开发过程中,因为团队不够专业,开发经验不够丰富,所以难以准确get到用户的想法,再加上小公司团队规模不够,开发过程中遇到很多技术难题难以克服,经过了整整三个月才只是交付了第一版。这中间耗费的财力物力想必不用我多说了。最后算下来价格也不便宜。

我不敢保证说大公司的价格会比这家公司低,但是项目开发周期肯定会比这个公司快,技术团队足够专业,即使遇到问题也可以及时解决。

为什么不直接给我说价格?

我们接着说关于价格的问题。我始终都在说,只有需求清楚,价格才能清楚,这两可以说是一个并列存在的关系,没有具体的需求,就不可能有详细的报价。这就好比你去饭店里面吃饭,需要先点菜才能结账。你一进饭店直接问老板,我吃一顿饭要多少钱,老板怎么给你说?一份蛋炒饭可以叫一顿饭,一份佛跳墙也是一段畈,那价格能一样吗?所以,要先说功能需求,再问价格。


还有一种情况,也是大家常问的:“我想做一个类似于美团的APP多少钱?”一般遇到这种客户,我都很佩服他,佩服的五体投地那种!为什么呢?有钱啊!!大佬啊!!少说家里都有几个亿!光是美团外卖都够一个50人团队规模的公司开发一年,就这还不一定能做到一样的效果,何况是整个美团!

其实,从我们以往的开发经验来看,提这种问题的客户,大多是看中了某个产品的某个功能,而不是说整个产品。比如,客户说想做个和美团一样的APP,其实他只是看中了美团里面的拼团功能,想做大众点评只是看中他的点评功能。所以,我们在描述需求的时候要尽量表述清楚,这样既可以提高沟通效率,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同样的项目,报价却不同?

同一个项目,不同的公司,报价却不同?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比较常见的一个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是很容易理解的。你找的公司规模不同,配置的技术人员水平不同,肯定价格也不同。还拿吃饭来举例,那路边摊的蛋炒饭和五星级酒店的蛋炒饭价格能一样么。


另外,影响APP最终价格的因素有很多,比如地域、开发周期、人员配置等等。就像北上广深受房租地域等方面的影响,价格肯定比三四线城市价格要高;开发周期也会影响APP的价格,有些客户为了赶节日或者其他因素,需要赶工期,那么近就需要配置更多的开发人员,才能缩短工期,价格肯定会高一些。

综上所述,我们在打算开发APP的时候,一定要多做比较,权衡之后再做决定。

优联互通专注于APP定制开发15年,积累了丰富的从业经验和行业案例。每一款APP开发前期,都会有对应的产品经理一对一管家式沟通,确保了解用户的每一个需求和想法;开发过程中,有来自各地的开发人员组成团队,全程为用户的需求保驾护航;APP运营上架后,更有经验丰富的运营团队全程跟踪维护,有问题瞬时响应排除,力求每一款产品都展现出理想的状态。APP开发,找优联互通!







相关推荐

同样做了宣传推广,为什么效果差距会那么大?

你有没有产生过这些疑问,为什么竞争对手总是有源源不断的客户?明明产品来源相同,为什么用户都认为竞争对手更权威?同样做了宣传推广,为什么效果差距会那么大?现在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力越来越激烈,人们很少会购买不知名的产品,因为信任度低。在互联网急速发展,平台经济扩张的今天,“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定律已经很难与流量产品竞争。用户每天都会被迫接受碎片化信息的轰炸,但个人精力有限,久而久之消费者就会遗忘不经常出现在视野的产品,转头购买他们认为的“品牌”,例如经常出现在新闻源网站的产品。在经营者还只有品质意识的时候,消费者已经开始流失,所以好的产品一定要做适当的推广,让人们了解你的产品,进而了解企业,提高企业、商家的权威性和影响力。而新闻源推广就是让一种快速提升流量和知名度的手段。当你搜索一些产品信息时,是不是会发现相关推荐,特别是前几条都是新闻类信息,这些信息都来自于凤凰网、新浪网等具有公信力和权威力的新闻源网站,其站内文章只要符合百度、谷歌搜索引擎种子新闻站的标准,都会被第一时间收录进搜索引擎。新闻源推广就是将推广的文章发布在多家新闻源网站中,提高被收录率,让推广文章进入搜索引擎成为可靠的“新闻”,获取流量的同时展开网络营销。当一个人搜索需要的商品,面对页面众多的广告和新闻源网站的“新闻”,人们更加信任的是肯定“新闻”,这时新闻源推广的营销目的就达到了。等了解了新闻源网站,就会出现一个问题需要我们解决,到底如何把信息发布上去呢?这就可以找中间商帮助发布,除了某淘的渠道外,大部分中间商都有自己的网站,例如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因为专业的中间商拥有自己的网络管理人员,平时除了软件开发的工作以外,还会帮助企业进行平台推广,可以将推文发布在百家新闻源网站上,让新闻在各大平台上展现出来。

2020年11月23日 10:27

谷歌量子计算突破登Science封面!首次对化学反应进行量子模拟

今天,谷歌的量子计算机登上了Science封面,他们成功用12个量子比特模拟了二氮烯的异构化反应。    这已经是谷歌量子计算机第二次登上顶级学术期刊封面了。  去年10月,谷歌的量子计算机因为实现了“量子优越性”登上了Nature封面,仅用了200秒就解决了超算需要1万年才能求解的量子电路采样问题。  这台量子计算机还能干什么?谷歌说过,能模拟化学分子。不到一年时间,他们就做到了。    因为分子遵循的是量子力学,用量子计算来模拟也更为合理。只需更少的运算量和信息,就能计算出化学物质的性质。  量子计算机模拟化学分子用处巨大。除了谷歌外,其他拥有量子计算技术的公司也在也研究,微软就是其中一员。  上个月,微软发表了一篇文章,用量子计算帮助化学家寻找催化剂,将二氧化碳转化为甲醛。展示了量子计算与化学结合的应用前景。    量子化学还是得用量子计算机  薛定谔方程是量子化学的基础,也是化学分子遵循的基本规律,求出方程的解,就能得到物质的具体化学性质。  但是求解薛定谔方程谈何容易,随着分子里原子数量的增多,解方程的运算量呈指数级增长。  就拿化学里比较简单的苯分子(C6H6)来说,它只有12个原子,但是计算维度达到1044,这是任何超级计算机都无法处理的。    为了简化求解过程,早在计算机出现之前,就有了一些近似方法,比如谷歌用到的“哈特里-福克方程”。但即使经过简化,运算量也是巨大的。  更糟糕的是,在化学反应过程中,也就是化学键解离时,分子系统的电子结构会变得更加复杂,在任何超级计算机上都很难进行相关的数值计算。  2018年,有人提出了一种新的量子算法,运算复杂度不再是指数增长,而是呈多项式增长,大大降低了运算难度。  算法都具备了,就差一台合适的量子计算机。    谷歌量子计算机模拟化学反应  去年谷歌的Sycamore量子处理器实现了53个量子比特的纠缠,所以就用它来模拟几个简单的化学分子试试看。  谷歌先计算6到10个氢原子组成的氢链的结合能。原始方法(下图中的黄色)效果一般,与VQE等算法结合后,量子计算机求得的结果与真实值几乎完全吻合。    以上是化学分子的静态过程,接着,谷歌又用Sycamore模拟了一个简单的化学反应:二氮烯的异构化。    二氮烯在顺式和反式之间跃迁的能隙是40.2毫哈特里,量子计算机给出的结果是41±6毫哈特里。  虽然精确度上比前面模拟氢原子链要差不少,但谷歌表示,这是“第一次使用量子计算机预测化学反应机理”。  本文的通讯作者RyanBabbush说,虽然以上的结果不需要量子计算机就能模拟,但这项工作仍是量子计算向前迈出的一大步。  未来可以将这种算法扩大规模,来模拟更复杂的反应。而要模拟更大分子的反应,还需要更多的量子比特。  Babbush认为,总有一天,我们甚至可以使用量子模拟开发新的化学物质。

2020年08月29日 10:30

房企2020目标增速集体放缓 安全和利润成最大追求

如果可以重启2020,大多数房企的销售目标应该不会像现在这么保守。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业绩会上,面对下行的市场和不确定的疫情,除了恒大等极少数房企外,主流房企纷纷调低了今年的销售目标,增速降至10%、5%以内。甚至有房企的目标出现了负增长。中国房地产市场在经历了4年多的大牛市后,其实从2018年四季度便进入了调整期。曾经被奉为圭臬的高周转和拼规模,被房企们放在了次要位置。就连速度和并购之王、融创董事局主席孙宏斌也说,“销售规模的增长未来不是重点,利润和品质才是第一位的。”事实上,利润可能还要排后,安全是当下第一重要的事情。对房企现金流影响至关重要的销售及回款,在2、3月份按下了暂停键,又加今年是偿债高峰年,一些房企正在面临2008年以来最严重的危机。从更长远的视角,当销售市场到达16万亿左右的天花板,规模放缓是所有房企的宿命。如何尝试多元化转型、转变盈利模式、提升经营质量,是房地产下半年竞争的核心。2020年,注定是一个新的拐点。龙头们集体降速受疫情影响,2020年房企们进击的脚步都被迫放慢,在业绩会上公布目标时都比往年明显谨慎,目标销售增速大幅放缓成为常态。前两年高增速的房企首先放缓了脚步,以融创中国为例,今年的销售目标较2019年的销售额仅上调7.8%。而在此前几年,融创是出名的高增长房企,过去几年增长率都在20%以上。原本稳健的房企也更谨慎了。华润置地就明确表示,2020年将保持一贯的稳健运营,销售目标为2620亿元,同比增长8%,而龙湖的销售目标设定在2600亿元,较2019年2425亿元的销售额略增7.2%。也有不少房企表示,今年的销售目标与去年基本持平,富力、雅居乐和时代中国等房企就表示今年的销售目标增幅仅2%-5%。整体来看,主流房企目标增长率基本在10%左右,较2019年进一步放缓,且均低于2019全年的业绩同比增速。更有房企的目标出现了负增长。新城控股定下的目标更为“保守”,董事长王晓松表示,考虑到疫情带来的冲击,新城将2020年的销售目标审慎地定为2500亿元,较去年2708亿元的销售额下降7.7%。龙头房企中碧桂园和万科并没有公布今年的销售目标,但从恒大公布的2020年销售业绩目标6500亿元看来,其实际增幅目标也还是维系在8.0%。乐观者也有。销售目标涨幅较大的房企例如绿城、金茂和世茂等,但他们2020年销售目标的增幅也只是在20%-25%,均比两三年前的增幅要低。克而瑞表示,在此形势下,虽然多数房企认为一季度业绩的同比降低对全年销售的影响相对有限。但当下市场不确定性积聚,房企想要更好地活下去,必须“稳”字当头,行业增速放缓,2020年目标增长率的降低也在合理预期内。克而瑞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TOP100房企全口径销售业绩规模同比下降也近20.8%。展望未来,随着国内疫情逐步得以控制,有序复工复产,预计二季度房地产市场将继续复苏,供求跌幅有望进一步收窄。不过,海外疫情形势异常严峻,金融风暴阴霾下海外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剧,或将传导至中国经济共振下行。二季度房地产市场依旧不容乐观,房地产开发投资等各项行业指标较难摆脱下降通道。亿翰智库表示,规模房企一致性调低业绩增长目标,有意识的培养市场对企业业绩增速放缓的接受度和适应性,而且相对审慎的目标设定于企业而言更可控,顺利实现的可能性也更高,在营销的助力下,多数或都能超额完成预设目标。安全之上的盈利从房企们今年的目标看,除去像绿城这样有底气去追求规模增长的“勇士”外,绝大多数的房企还是寄希望于手握余粮、放慢脚步的前行。在头部房企中“活下来”也不再是口号,巨头们早已为“活下来”做准备,致力于将净负债率控制在低位。央企与国资背景的房企表现突出。截至2019年末,华润置地负债总额5286.35亿元,净负债率仅为30.3%,甚至低于中海和万科,成为行业内负债率最低的房企。中海净负债率为33.7%,万科为33.9%。除了这三家之外,不少房企的负债率都位于行业的低位。碧桂园净负债率降至了46.3%,龙湖净负债率51.0%,都处于较低水平。作为龙头房企的恒大和融创,以及富力、佳兆业等长年净负债率较高的房企,净负债率都还在150%以上,仍有较大的下降空间。因此,这几家公司都在业绩会上明确提出了降低负债率的目标。恒大更将全面实施“高增长、控规模、降负债”的经营战略。21世纪经济报道注意到,今年房企们更关注现金短债比这一指标。截至2019年末,龙湖现金短债比为4.38,维持行业内的较高水准。中海现金短债比约为3.0,华润的现金短债比也是3.0,均处于行业较高水平。四巨头中,碧桂园的现金短债比为2.3倍,万科为1.77,表现均属优。其他两家这个数据则显隐忧。截至2019年12月底,一家1年内到期的债务3721亿元,同期现金及等价物仅1500.56亿元,现金难以覆盖短期负债;另一家一年内到期借贷为1357.3亿元,期末现金为1257.3亿元,仅相当于短期借贷的93%,若去掉限制性资金,该比例降低至57.3%,短期负债风险也明显上升。上述房企表示,将通过融资、加快销售回款、出售资产等各种方式,降低负债率,减少短债。在安全的基础上,房企更加重视如何提升经营质量和盈利水平。孙宏斌首次提出,融创已经进入以更好的利润管理为核心的发展新阶段。不再追求销售排名,而希望在利润上、品质上有更好的排名。世茂今年的考核体系也一并改了。许世坛在业绩会上表示,今年考核给团队的奖金是按权益后的核心利润来计算的,即赚多少钱,集团给多少奖金。在这个考核下,通过杠杆去做大销售额是没用的,奖金会减少。

2020年05月18日 00:06